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在線留言 | 返回首頁
聯系我們
聯系我們
昆山玖宏電子科技有限公司
地 址:江蘇省蘇州市昆山千燈曼氏路200號
聯系人:黃先生
電 話:15951131366
傳 真:0512-57446966
網 址:www.oybsj.tw

新聞中心

兆日科技紙紋防偽技術亮劍金融電子時代

2015-11-14 點擊數:2177
隨著經濟的持續快速發展,金融和商業票據的使用已非常普遍,尤其是在一些大宗的交易中,票據支付便捷、信用承兌等優勢愈加的明顯,因而不斷促進著銀行票據業務的發展,據央行統計2012年全國共發生票據業務7.84億筆,金額達到296.37萬億元。
隨著經濟的持續快速發展,金融和商業票據的使用已非常普遍,尤其是在一些大宗的交易中,票據支付便捷、信用承兌等優勢愈加的明顯,因而不斷促進著銀行票據業務的發展,據央行統計2012年全國共發生票據業務7.84億筆,金額達到296.37萬億元。然而,票據業務蓬勃發展的同時,票據詐騙也給眾多銀行帶來了巨大壓力與挑戰。近年來,偽造銀行匯票和銀行承兌匯票的票據詐騙案件數量和涉案金額逐年上升,并呈現高科技化、高仿真化的趨勢。僅2012年就出現多起高仿真、大金額克隆承兌匯票成功騙取多家銀行貼現的案例。目前國內傳統的金融票據防偽技術主要基于原材料和印刷工藝,這些方式使不法分子造假成本低、銀行識別困難,無法有效防范不法分子對票據進行偽造和克隆,更嚴重損害了公眾對于金融票據的信心。

兆日科技紙紋防偽技術亮劍金融電子時代

現有票據防偽技術,是通過在票據上附著統一的特殊材料和印刷統一的圖案等方式“賦予”所有票據統一、標準的防偽特征,并依靠人工肉眼的觀察或借助于簡單的光源、放大鏡等儀器,并與人所掌握的先驗知識以及這些材料和印刷的“防偽標準”進行比對,從而達到鑒別票據真偽的方法。這種防偽技術在實踐中已被證明存在很大的缺陷:首先,從理論和實踐上都很難避免造假者也能掌握相同或類似的防偽材料和印刷標準進行造假;其次,人眼的識別具有很大的誤差,難以識別仿真度較高的偽造票據,培養和訓練一個人的防偽識別技能需要投入相當高的成本;并且,這種具有“統一”防偽技術的票據存在系統性風險,即一旦造假者能夠成功仿冒一張票據,即有可能進行大批量偽造。

為此,我國金融機構近年來不斷加強科技投入來抵御金融票據詐騙案件、防范金融風險。例如票據鑒別儀,是通過向驗票人員提供紅外、紫外光源和放大鏡,以部分彌補人眼分辨能力的不足。但這種儀器仍然要求驗票人員具有很高的防偽、識偽的專業知識和經驗,因而實際作用有限。還有的金融機構正在嘗試在票據上附著RFID芯片,通過機讀識別RFID芯片的真偽從而間接判斷其載體—票據的真偽。這種技術雖然不再需要依賴人工識別,但存在票據成本高和需要修改現行票據制造工藝和票據結算法規等問題。

盡管現有的票據防偽技術也在持續不斷發展,但是卻始終無法從根本上解決票據的防偽問題。其原因在于傳統防偽技術的有效性主要憑借對特定防偽材料、特定印刷技術的控制和依賴人工肉眼識別,而在科技飛速發展的今天,存在著這樣一個悖論:防偽方如何能保證造假方一定不能掌握類似或相似的材料和類似的印刷技術呢?這事實上很難做到。理論上講,任何人工可控而制造出來的東西,其他人也是可以制造或模仿的;只有一類東西是人工無法或極難仿制的,即完全自然形成的物質,例如人類自身的指紋,或者雖由人工制造但其特征完全不受人類控制的物質,例如紙張在其復雜生產過程中自然形成的纖維紋理。

經過十年潛心研究,兆日科技最先發現了“紙紋(PaperPrint)”的存在,即,任何紙張均存在由其內部植物纖維、填料等物質構成的獨一無二、隨機分布的特殊的細微紋理結構,每張紙、以及同一張紙的不同區域均具有其獨特的“紙紋”。兆日科技于近期研發成功了具有世界領先水平的“紙紋”自動提取和自動識別技術,并根據該成果制造出全球首款“紙紋識別傳感器”及其票據防偽設備和應用系統。該項新技術已獲國家發明專利,能夠徹底解決傳統防偽技術存在的弊端,未來必將在防偽領域掀起一場技術革命。

傳統的防偽技術是要“賦予”所有不同票據相同的防偽特征(例如特殊印刷圖案),即所有票據的防偽特征是統一、一致的。與此截然不同,兆日科技發現每張票據都具有與生俱來的、獨一無二、隨機且不可復制的DNA,即“紙紋(PaperPrint)”。如同可以將人的“指紋(FingerPrint)”這一生物特征用于識別和區分人類一樣,“紙紋”這一“物質特征”也完全可以被視為紙張自然的身份和防偽標識,用于識別和區分真假票據。“紙紋防偽技術”由此誕生。

兆日科技紙紋防偽技術亮劍金融電子時代

“票據紙紋防偽系統”的技術原理是,簽票方利用“票據紙紋儀”配備的“紙紋傳感器”對簽發票據自動提取該票據的三維自然紙紋信息,并經特殊的數學算法對該紙紋信息進行“特征提取”,并在銀行網絡中存儲這個“紙紋特征信息”;票據貼現時,貼現方將待驗票據插入“票據紙紋儀”,票據紙紋儀自動提取票據指紋信息并提取該紙紋信息的特征,經與網絡上事先由簽票方存儲的紙紋信息進行自動比對,立即可以判別票據的真偽。簽票和驗票的過程均由“票據紙紋儀”和網絡自動完成,無需人工肉眼判別,對人員素質和經驗幾乎沒有任何要求。

“票據紙紋特征防偽系統”與傳統票據防偽技術相比擁有無可比擬的優勢。

首先,“票據紙紋防偽系統”的技術是目前國際上最為領先的防偽技術,其先進性明顯優于傳統票據防偽技術。“紙紋”防偽技術是通過提取紙張自身天然植物纖維的三維紋理特征,對紙張進行唯一性鑒別。由于紙張在制作過程中,經過制漿、慮水、壓榨、烘干、壓光等多道復雜工藝制作而成,因此在造紙過程中所形成的“紙紋”具有天然的隨機性,無法人為控制其形成過程。此外,“紙紋”實際上是由紙張內部植物纖維和填料構成的復雜三維結構,所以“紙紋”不可復制。因此我們說,“紙紋”是紙張具有的獨一無二的“DNA”,“紙紋”可作為紙質材料的唯一和不可復制的標識,據此,可以非常有效地鑒別和防范長期困擾金融系統的克隆票據問題。

其次,不同于傳統票據鑒別技術需要對票據鑒別人員進行大量培訓,“紙紋防偽技術”利用傳感、自動識別和網絡技術,使得驗票工作全自動化,可以大幅提高票據真偽識別率和有效降低銀行網點的人工成本。“紙紋防偽技術”不僅可以應用于同城票據及各種跨行跨地區使用的銀行票據,還可以應用于其他銀行重要憑證、文書的防偽。

第三,“紙紋防偽技術”避免通過人工印刷等“賦予”票據統一的“人工防偽特征或標記”,而是利用每張票據原本就具有的、與生俱來和獨一無二的“紙紋”信息進行鑒別和防偽,因而它不存在傳統防偽技術面臨的問題,即造假分子可通過成功仿制一張票據而達到大批量造假的“一通百通”的系統性風險。

最后,票據紙紋防偽系統的推廣成本具有其他票據防偽技術無法比擬的經濟性。“紙紋”防偽識別技術是依據票據紙張自身的天然紋理來識別票據真偽,其應用無須改變現有票據的生產工藝,也不會增加票據制造成本。

兆日科技的技術總監白建雄博士表示:“紙紋防偽這一先進技術,是金融信息化、電子化發展的必然趨勢。“票據紙紋防偽系統”可確保票據使用的紙張本身無法被復制,從而達到票據防偽、防克隆的目的。銀行應用該系統后,對有效杜絕通過偽造、變造及克隆銀行票據實施的金融詐騙犯罪,防范假票風險,提高驗票工作效率等,具有廣泛的積極意義。


.

版權所有:昆山玖宏電子科技有限公司 請勿建立鏡像E站統計 網站建設仕網云智能建站

地址:江蘇省蘇州市昆山千燈曼氏路200號2號房  技術支持:仕德偉科技 蘇ICP備15052286號-1

任何個人或單位未經許可不得復制轉載轉刊本網站涉及內容最終解釋權歸昆山玖宏電子科技有限公司所有

微乐河南麻将 7885356891332667334045211437156941243666748430129914978109958749932974729902158101458503903268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